55世纪

欧柯奇电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2022年全国农区鼠害监测与防控技术方案

阅读量:146次

据会商分析,2022年全国农区鼠害呈总体中等发生(3级),局部偏重发生(4级)趋势,预计全国农田鼠害发生面积3.44亿亩,农舍鼠害发生户数0.95亿户。为切实做好2022年农区鼠害监测与防控工作,充分发挥农区鼠害防控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推进全面乡村振兴的基础支撑作用,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总体目标

农区鼠害防控率达60%以上,防治效果达80%以上,鼠害损失控制在5%以下;农田鼠密度控制在3%以下,农舍鼠密度控制在1%以下。

二、防控策略

紧紧围绕“保供固安全、振兴畅循环”工作定位,持续推进“鼠口夺粮”,重点抓好农林、农牧交错地带,湖区、库区和沿江(河)流域,山区(半山区),以及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区、中药材等经济作物区、稻田综合种养区、育种基地等害鼠栖息地治理,做到春季灭鼠保播种、秋季灭鼠保归仓,确保实现“保生态、护产业、健康宜居”的农区鼠害防控目标。针对农田害鼠捕获率超过(含)3%或农舍捕获率超过(含)1%的重点发生区域,抓住防治关键时期,早谋划早准备,组织开展春秋两季农区统一灭鼠活动,重点示范推广毒饵站灭鼠技术和TBS围栏灭鼠技术以及综合灭鼠技术,大力推行“统一组织领导、统一筹集资金、统一宣传培训、统一鼠药供应、统一配投毒饵”的防控组织模式,做到“县不漏乡、乡不漏村、村不漏组、组不漏户、户不漏田”。

三、监测防控技术措施

(一)鼠情监测技术

一是鼠夹法监测。鼠夹法也叫夹日(夜)法,即采取直线形按5×50米(或10×20米)布夹,每次布100—150夹;农舍每户布夹2个,每次调查50户,合计每次布100夹。选用的鼠夹灵敏度控制在4—5克为宜,以生花生米或向日葵种子为诱饵,晚放晨收,以捕获的鼠数量比有效夹数计算的捕获率来表示鼠密度(种群数量),并记录捕获鼠的种类、性别、鼠种组成,测量体重、体长等外部形态特征,解剖观察雌性胚胎数及雄性睾丸下降状况等,鉴定并分析年龄结构。

二是物联网智能监测。鼠害物联网智能监测是以物联网技术为基础,融合机器视觉、模式识别、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技术,实现害鼠365天×24小时连续动态监测和智能识别分类的方法。系统可通过长期监测数据的分析,对害鼠种群的暴发作出预警。操作时,将物联网设备智能信息采集系统硬件安全放置于监测区域,接通电源后数据同步后进入监测状态,系统自动记录监测信息,并上传至数据中心。设备安放方式:①田间沿着田埂下(靠边、无水)、地边,在鼠活动明显的鼠道摆放,进出口需与田地垄沟或地平面平行放置;②农舍布放在鼠经常活动场所(厨房、畜禽圈或粮仓等),侧面贴墙放置,保持监测设备两端开口畅通。每个农田监测点安装3—5个监测终端,设备间距需要超过100米,每月相当于100—150个夹日(夜)。每个农户监测点放置物联网设备1套,连续30天布放,相当于每月30个夹日(夜)。系统通过可视化数据分析监测区域鼠种分布、群落结构、种群数量、生物量动态、密度趋势、行为节律等,同步可实现监测源数据查询和系统异常实时预警。用户可随时登录中国鼠害信息网(www.chinarodent.com)通过分配账号登录系统实时查看。每月需定时为物联网智能监测设备充电、清洁内部空间,避免野外采集设备长时间浸泡水中。

三是TBS围栏监测。选择面积300—500亩的连片田地,沿每块田边单侧设置1个直线形开放式TBS围栏或1个矩形封闭式TBS围栏,围栏采用长60米、孔径≤1cm的金属网。根据地块特点和田间管理便利需求,在适合的田块边缘(田埂)位置按直线方式固定围栏,地上部分高45厘米,埋入地下的深度为15厘米。沿围栏边缘每间隔5米平齐地面剪一长宽约5厘米的洞口,洞口下缘需与地面平齐。沿围栏边缘埋设捕鼠筒,上底面向上埋至与地面齐平,直线一边紧贴金属网洞口,共埋设捕鼠筒12个。捕鼠桶埋设至围栏的方向可分为2种:一种为全部埋在围栏田块内部一侧,开口全部朝向田块外部;另一种为间隔反向放置于围栏的两侧。对设置好捕鼠桶进行编号。TBS围栏监测设备放置时间为作物播种前10天至收获后1个月。每天早晨检查每个捕鼠桶,及时取出桶内捕获鼠,清理土块、垃圾等落入物。每天记录捕获鼠所在的桶编号,以及鼠种、性别、体重、体长、雌性胚胎数及雄性睾丸下降状况等指标。在条件允许情况下,将害鼠冻存于-20℃冰柜,留待制作标本。

(二)鼠害防控技术

一是毒饵站灭鼠技术。毒饵站是鼠类能够自由进入取食而其他动物不能进入取食的一种灭鼠装置。目前的主要类型有竹筒毒饵站、PVC管毒饵站、塑料毒饵站、矿泉水瓶(饮料瓶)毒饵站、花钵毒饵站、瓦筒毒饵站、水泥毒饵站等。选择当地取材方便的材料制作毒饵站,鼠密度在10%以下的农田,每亩放置毒饵站1个;鼠密度在10%以上的农田,每亩放置毒饵站2个,用铁丝将毒饵站固定于田埂或沟渠边,离地面2—3厘米。农舍每户投放毒饵站2个,重点放置在房前屋后、厨房、粮仓、畜禽圈等鼠类经常活动的场所,用砖块等重物固定。每个毒饵站投放毒饵20—30克,放置3天后根据害鼠取食情况补充毒饵。一般连续置放2—3个月,不用时回收留待再次重复使用。

二是TBS灭鼠技术。TBS也称围栏+陷阱捕鼠器灭鼠技术,是利用鼠类行为习性捕杀害鼠。对鼠密度较高的农田,在春播或插秧前沿田边(或田埂)设置长60米的线形TBS(L—TBS)、孔径≤1厘米的金属网围栏,按直线方式固定,围栏地上部分高45厘米,埋入地下的深度为15厘米,每5米设置一个捕鼠器(连续捕鼠笼或捕鼠桶),共12个。每个捕鼠桶上部直径25—30厘米,下部直径30—35厘米,筒高50—55厘米,底部留4个直径小于0.5厘米的圆孔,使筒内雨水能够渗出。紧贴围栏与捕鼠器平齐地面剪一长宽约5厘米的洞口,连续捕鼠笼或捕鼠桶开口朝向相反的方向。也可在田间围成矩形TBS(R—TBS)20×10米的围栏,并在周边设置12个筒状捕鼠器。一般按面积200亩左右田块设置1个60米TBS围栏即可有效防控害鼠,TBS围栏设置的时间为整个作物的生长期。有条件的地方,可开展超大TBS围栏灭鼠示范,即采用多个常规TBS围栏组成1个超大TBS围栏进行农田害鼠控制,可增加控害面积。

三是综合灭鼠技术。以鼢鼠等地下鼠为优势鼠种的地区,采用弓箭射杀为主;地上鼠可采用杀鼠剂配制毒饵灭杀,可选用第一代(杀鼠醚、杀鼠灵)或第二代(溴敌隆、溴鼠灵)抗凝血杀鼠剂,选择新鲜的小麦、大米(稻谷)、玉米为基饵配成毒饵(采用化学杀鼠剂灭鼠时应配备专用解毒剂维生素K1),根据鼠密度范围采用一次性饱和投饵,鼠密度5%—10%区域,建议每亩投放毒饵100—200克,鼠密度更高的地区,宜酌情加大投饵量,具体的投饵量可按鼠密度值¸10%´200克计算。此外,可采用具有灭杀和不育作用的雷公藤甲素毒饵灭鼠,每亩投放100—200克。对于鼠密度持续较高的地区,可采用不育剂莪术醇55世纪与化学杀鼠剂配合使用,一次性饱和投饵,每亩同时投放化学杀鼠剂毒饵100克、不育剂毒饵100克,以化学杀鼠剂杀灭降低播种前鼠密度,以减少对作物播种与出苗的影响,利用不育剂控制鼠害繁殖,降低出生率,进而实现鼠害可持续控制。也可采用鼠夹、鼠笼、弓箭、粘鼠板等进行物理灭鼠措施。

(三)主要防控对象与时期

华北地区以小家鼠、黑线仓鼠、褐家鼠、中华鼢鼠、长爪沙鼠、达乌尔黄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4月上旬至5月上旬,秋季防治时期为9月下旬到10月下旬。东北地区以褐家鼠、黑线姬鼠、黑线仓鼠、大仓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4月下旬至5月中旬春播前,秋季防治时期为9月下旬到10月下旬。西北地区以褐家鼠、高原鼢鼠、中华鼢鼠、小家鼠、大仓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4月中旬至5月中旬,秋季防治时期为10月中旬到11月上旬。华东地区以黑线姬鼠、黄胸鼠、褐家鼠、黄毛鼠、大仓鼠、小家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3月中旬至4月中旬,秋季防治时期为10月上旬到10月下旬。华中地区以小家鼠、黑线姬鼠、褐家鼠、棕色田鼠、黄胸鼠、大仓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3月上旬至4月中旬,秋季防治时期为10月下旬到12月上旬。华南地区以黄毛鼠、黄胸鼠、板齿鼠、褐家鼠、小家鼠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2月下旬至4月上旬,秋季防治时期为11月中旬到12月下旬。西南地区以黑线姬鼠、褐家鼠、黄胸鼠、小家鼠、高山姬鼠等为主要优势鼠种,春季防治最适期为3月下旬至4月下旬,秋季防治时期为10月中旬到11月中旬。

四、保障措施

(一)稳定人员健全队伍。鼠害监测防控是一项重要的植保防灾减灾工作,也是一项特殊的公益性事业。各地要高度重视和加强农区灭鼠防灾防疫工作,按照《病虫害防治条例》和《测报管理办法》有关要求,积极争取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支持,将鼠害监测防控工作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安排专人从事鼠害监测与防控工作,稳定鼠害监测人员,健全鼠害防控队伍,及时掌握害鼠发生动态,科学指导鼠害防控。

(二)重视宣传加强培训。科学灭鼠是提高防控效果的关键,是有效控制鼠害发生的主要措施之一。各地要重视鼠害监测和防控知识宣传,做好鼠情信息发布,制定科学防控方案,建立农区统一灭鼠示范区,示范推广科学灭鼠技术,举办灭鼠现场培训会或农民田间学校,及时开展灭鼠技术宣传培训,普及科学灭鼠技术和安全防护知识,不断推动灭鼠技术的科学普及和下田落地。在使用杀鼠剂灭鼠时,要切实加强灭鼠技术指导和风险排查,防止杀鼠剂危害人畜安全。

(三)贯彻《条例》强化担当。鼠害不仅关系到农业生产和储粮安全,而且影响农村人居环境、农民群众身体健康。《病虫害防治条例》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在农田鼠害严重发生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组织采取统一灭鼠措施。各地要根据本地鼠情监测具体情况,严格落实病虫防治法规和重大农作物病虫害防控总体要求,切实加强领导,强化鼠害防控责任担当,努力将鼠害发生率和鼠害造成的农业损失率控制在经济允许水平以下,实现经济、生态和社会三大效益有机统一。
(来源:全国农技推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