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世纪

欧柯奇电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全国农技中心印发2022年粮食作物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阅读量:177次

为落实全国春季农业生产暨加强冬小麦田间管理工作会议精神,按照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两增两减”促丰收行动方案》部署要求,切实做好2022年农作物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指导工作,我中心组织制定了2022年水稻、小麦、玉米、马铃薯等主要粮食作物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全国农技中心

2022年2月24日

 

2022年全国小麦春季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2022年全国小麦生长中后期主要病虫害预计总体偏重发生,其中:小麦条锈病主要在湖北、河南、甘肃、陕西、新疆、安徽、山东、四川、宁夏、青海等地偏重或中等流行;小麦赤霉病在湖北、安徽、江苏、河南、山东等长江中下游、江淮、黄淮南部麦区偏重至大流行,华北、西南和西北麦区有中等流行风险;小麦纹枯病在江苏、河南、山东、湖北等地偏重发生,其他麦区中等发生;蚜虫在河南、山东、河北、陕西等黄淮海麦区偏重至大发生,其他麦区中等发生。为有效控制小麦重大病虫危害,确保小麦稳产增收,特制订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55世纪  重点防控小麦赤霉病、条锈病、蚜虫等重大病虫,兼顾纹枯病、白粉病、吸浆虫等常发病虫和茎基腐病等新上升病虫。防治处置率95%以上,绿色防控覆盖率50%以上,综合防治效果85%以上,病虫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优质小麦生产基地、各类高产创建示范片、绿色防控示范区实现统防统治全覆盖。

  二、防控策略

55世纪  坚持因地制宜、分区施策、分类指导的原则,推进统防统治、绿色防控,适时组织应急防治,抓住重点地区、重大病虫、关键时期,指导开展综合防治,强化科学用药、减量用药,提高防控效果,实现小麦病虫防治“两增两减”,保障小麦生产和质量安全。

  三、防控区域及防控对象

  (一)华北麦区。包括河北长城以南,山西中部和东南部,北京、天津两市。以麦蚜、纹枯病、白粉病和茎基腐病为主,兼顾锈病、赤霉病和麦蜘蛛等。

  (二)黄淮麦区。包括山东全部,河南大部、河北中南部、江苏及安徽两省淮北地区、陕西关中、山西西南部等。以条锈病、纹枯病、赤霉病、茎基腐病、麦穗蚜等病虫为主,兼顾根腐病、白粉病、麦蜘蛛;黄淮南部加强赤霉病预防。

  (三)长江中下游麦区。55世纪包括江苏、安徽、湖北各省大部,上海、浙江全部以及河南信阳地区。以赤霉病、纹枯病、麦蚜为主,兼顾白粉病、锈病等病虫,关注草地贪夜蛾发生情况;湖北及河南信阳地区加强条锈病防治。

  (四)西北麦区。55世纪包括甘肃、宁夏、新疆和内蒙古西部及青海东部部分地区。以条锈病、麦蚜为主,兼顾白粉病、茎基腐病、红蜘蛛、吸浆虫等病虫,新疆麦区需关注雪霉叶枯病。

  (五)西南麦区。包括贵州、四川、云南大部,陕西南部,甘肃东南部以及湖北西部。以条锈病为主,兼顾白粉病、赤霉病、麦蚜、红蜘蛛等病虫,关注草地贪夜蛾潜在风险。

  四、防控措施

  在准确监测的基础上,根据小麦不同生育阶段主攻对象,因地制宜,分类施策,统筹兼顾,综合防治。

  (一)返青拔节期:以防治条锈病、纹枯病、茎基腐病为重点,挑治蚜虫和麦蜘蛛。

55世纪  对条锈病,要加强病情监测,实施分区防控。西南、汉水流域和河南南部、甘肃陇南等主要冬繁区,要封锁发病田块,全面落实“带药侦查、打点保面”防治策略,减少菌源外传,延缓向黄淮和华北麦区扩散蔓延。在越夏区,在加强麦田条锈病防控的同时,春季要加强转主寄主小檗四周麦秸堆的遮盖,控制条锈菌有性生殖,降低病菌毒性变异速率。黄淮春季流行区,坚持“发现一点,防治一片”,及时控制发病中心;当田间平均病叶率达到0.5%—1%时,组织开展大面积应急防控,并且做到同类区域防治全覆盖。防治药剂可选用三唑酮、烯唑醇、戊唑醇、氟环唑、丙环唑、醚菌酯、吡唑醚菌酯、嘧啶核苷类抗菌素、丙唑·戊唑醇、氰烯·戊唑醇、丙硫菌唑·戊唑醇、烯肟·戊唑醇等。

55世纪  该期也是防治纹枯病、茎基腐病,挑治麦蚜、麦蜘蛛的关键时期。当纹枯病病株率达10%时,可选用井冈·蜡芽菌噻呋酰胺、戊唑醇、丙环唑、烯唑醇、井冈霉素、多抗霉素等进行防治。对小麦茎基腐病,参照防治镰刀菌用药,在经试验有效的基础上,结合小麦其他病害的防治,示范应用丙硫菌唑、氟唑菌酰羟胺、氰烯菌酯、氰烯·戊唑醇、嘧菌酯·丙环唑等药剂防治;要注意加大水量,将药液喷淋在麦株茎基部,以确保防治效果。对麦蜘蛛,当平均33cm行长螨量达200头时,选用阿维菌素、联苯菊酯、马拉·辛硫磷、联苯·三唑磷等药剂喷雾防治,同时可通过中耕除草、合理肥水管理等农业措施,降低田间虫量。对蚜虫,当蚜量达到百株500头时,应进行重点挑治。

55世纪  受去年秋季晚播影响,多数地方弱苗比例较高。因此,在病虫防控的同时,可结合当地苗情,适当添加生长调节或免疫诱抗剂如芸苔素内酯、赤·吲乙·芸苔、氨基寡糖素、二氢卟吩铁、噻苯隆等,促进弱苗转壮,提高抗病虫和抵御倒春寒等能力。

  (二)抽穗扬花期:55世纪以预防赤霉病、控制吸浆虫为主,兼顾锈病、白粉病。

  对赤霉病,长江中下游和黄淮等常年病害流行区,应在加强小麦生长中后期栽培管理基础上,抓住小麦抽穗扬花的关键时期,主动预防,见花打药,遏制病害流行;对高感品种,如天气预报扬花期有阴雨、结露和多雾天气,首次施药时间应提前至抽穗期;药剂品种可选用枯草芽孢杆菌、井冈·蜡芽菌、氰烯菌酯、丙硫菌唑、氟唑菌酰羟胺、戊唑醇、咪鲜胺、丙唑·戊唑醇、氰烯·戊唑醇等,要用足药液量,施药后3—6小时内遇雨,雨后应及时补治;如抽穗扬花期遇到适合病害流行的连续阴雨天气,需隔5—7天再用药防治1—2次,以确保防治效果。多菌灵抗性水平高的地区,应停止使用多菌灵、甲基硫菌灵等苯丙咪唑类药剂,提倡轮换用药和组合用药。赤霉病偶发区,可结合其他病虫防治,在抽穗扬花期进行兼治。

  对小麦吸浆虫,应重点做好抽穗期的成虫防治;在孕穗初期当早上或傍晚手扒麦垄看到1—2头成虫在飞时,应及时选用辛硫磷、毒死蜱、高效氯氟氰菊酯、氯氟·吡虫啉等农药进行防治,重发区间隔3天再用药1次,以确保效果。

  对小麦白粉病,可以结合防治条锈病、赤霉病进行兼治;当田间病叶率达10%时,选用环丙唑醇、腈菌唑、丙环唑、氟环唑、戊唑醇、咪鲜胺、醚菌酯、烯肟菌胺、三唑酮、烯唑醇等进行防治,严重发生田,应隔7—10天再喷1次。

  (三)灌浆期。重点防控麦穗蚜,兼顾白粉病和叶锈病,提倡综合用药,达到一喷多效。

55世纪  对麦穗蚜,当田间百穗蚜量达800头以上,益害比(天敌:蚜虫)低于1:150时,可选用啶虫脒、吡虫啉、抗蚜威、高效氯氟氰菊酯、苦参碱、耳霉菌等药剂喷雾防治。有条件的地区,提倡释放蚜茧蜂等天敌昆虫进行生物防治。对白粉病和叶锈病等可结合小麦一喷三防,实施杀虫剂、杀菌剂科学混用,综合控制。

  五、绿色防控与科学用药技术

  (一)推广绿色防控技术。55世纪采取“绿色防控为主,化学防治为辅”的策略,重点推广抗病品种和适期晚播、深翻、生态调控、保护及利用天敌等技术,提高药剂拌种或者种子包衣比例。对于条锈病、赤霉病等重大病虫,要加强监测预警,及早发现、及时处置;对重点区域,应组织开展专业化应急防控,防止病虫大面积暴发危害。

  (二)穗期“一喷三防”技术。小麦抽穗至灌浆期是赤霉病、条锈病、白粉病、叶锈病、麦蚜、吸浆虫等多种病虫同时发生危害的关键期,可选用高效对路的杀菌剂、杀虫剂、微肥科学混用,综合施药,防病虫防早衰,达到一喷多效。

  (三)科学用药技术。选用三证齐全、质量合格的对路药剂,做到打准时期、用足药量、科学混配、交替用药,并注意保护蜜蜂等非靶标生物;推广使用自走式宽幅施药机械、电动喷雾器、无人机等先进施药机械喷雾防治,尽可能选用小孔径喷头喷雾,添加相应的功能助剂,保证适宜的雾滴大小和药液均匀展布,确保防治效果;植保无人机施药,每亩用水量不低于1.5升,并添加沉降剂。

 

2022年水稻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55世纪  根据全国农技中心预测,2022年我国水稻病虫害将呈偏重发生态势,发生面积12.3亿亩次,其中稻飞虱、稻纵卷叶螟、二化螟、纹枯病偏重发生,稻瘟病、稻曲病总体中等发生,三化螟、大螟、稻秆潜蝇、黏虫、台湾稻螟、稻叶蝉、稻瘿蚊、穗腐病、白叶枯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细菌性基腐病、根结线虫病、跗线螨和紫秆病等病虫在局部稻区发生。为做好2022年水稻病虫害防治工作,保障水稻生产绿色安全,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重大病虫防治处置率达到90%以上,总体防治效果达到85%以上,绿色防控覆盖率达到50%以上,专业化统防统治覆盖率达到45%以上,病虫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

  二、防控策略

  预防为主,综合控害,统防增效,绿色安全。以选用抗(耐)病虫品种、建立良好稻田生态系统、培育健康水稻为基础,采用生态调控和农艺措施,增强稻田自然控害能力。优先应用昆虫信息素诱控和生物防治等非化学的绿色防控措施,降低病虫发生基数。合理安全应用高效低风险农药预防和应急防治。推进绿色防控与专业化统防统治相融合,促进重大病虫害可持续治理,保障水稻生产高质高效绿色安全。

  三、防控重点

  (一)华南稻区。包括广东、广西、福建、海南等省(区)的传统双季稻种植区,重点防治二化螟、稻飞虱、稻纵卷叶螟、稻瘟病、纹枯病、稻曲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白叶枯病,密切关注穗腐病、锯齿叶矮缩病、三化螟、台湾稻螟、稻瘿蚊、橙叶病、根结线虫病、跗线螨、紫秆病。

  (二)长江中下游单双季混栽稻区。包括湖南、江西、湖北、浙江、福建等省的单双季稻混合种植区,重点防治二化螟、稻飞虱、稻纵卷叶螟、纹枯病、稻瘟病、稻曲病、穗腐病、恶苗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白叶枯病、细菌性基腐病,密切关注大螟、稻蓟马、稻秆潜蝇、稻瘿蚊、稻叶蝉、根结线虫病、跗线螨、紫秆病。

  (三)长江中下游单季稻区。55世纪包括湖北、江苏、上海、浙江、安徽等省(市)的单季稻种植区,重点防治稻飞虱、稻纵卷叶螟、二化螟、大螟、稻瘟病、纹枯病、稻曲病、白叶枯病,密切关注黑条矮缩病、条纹叶枯病、穗腐病、根结线虫病。

  (四)黄淮稻区。包括河南、山东等省以及安徽和江苏北部的单季稻种植区,重点防治二化螟、稻飞虱、稻瘟病、纹枯病、黑条矮缩病、稻曲病,密切关注稻纵卷叶螟、条纹叶枯病、穗腐病、根结线虫病、鳃蚯蚓。

  (五)西南稻区。55世纪包括云南、贵州、四川、重庆、陕西等省(市)的单季稻种植区,重点防治稻瘟病、纹枯病、稻曲病、稻飞虱、二化螟、稻纵卷叶螟、恶苗病、白叶枯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密切关注黏虫、三化螟、穗腐病、鳃蚯蚓、根结线虫病。

  (六)北方稻区。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天津、内蒙古、宁夏、新疆等省(区、市)单季粳稻种植区,重点防治稻瘟病、恶苗病、纹枯病、二化螟,密切关注稻曲病、立枯病、稻潜叶蝇、穗腐病、黏虫、负泥虫、稻飞虱、稻螟蛉、赤枯病。

  四、防控措施

  (一)预防技术

  1.选用抗(耐)性品种。55世纪因地制宜选用抗(耐)稻瘟病、白叶枯病、条纹叶枯病、稻曲病、黑条矮缩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褐飞虱、白背飞虱等水稻品种,避免种植高(易)感品种。密切注意当地稻瘟病、白叶枯病的优势病原小种变化,合理布局种植不同遗传背景的水稻品种。

  2.播种期和移栽期预防。55世纪针对恶苗病、细菌性病害、稻瘟病、病毒病、线虫病、稻飞虱、稻蓟马、立枯病等苗期病虫,进行药剂浸种或拌种、苗床处理,减少秧田期和大田前期用药。秧苗移栽前2—3天施用内吸性药剂,带药移栽,预防螟虫、叶瘟、稻蓟马、稻飞虱和叶蝉及其传播的病毒病。水稻根结线虫病发生田,移栽前药剂浸根处理,可选用噻唑膦、氟吡菌酰胺、淡紫拟青霉等。应用赤·吲乙·芸苔等植物生长调节剂或氨基寡糖素等植物诱抗剂,提高水稻抗逆性。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黑条矮缩病等病毒病流行区,采用20-40目防虫网或15-20克/平方米无纺布全程覆盖秧田育秧,阻隔介体昆虫传毒,预防病毒病。

  3.孕穗末期至抽穗期保护。55世纪水稻孕穗末期施药预防稻曲病、穗腐病、叶鞘腐败病等病害;破口期至齐穗期以稻瘟病(穗颈瘟)、螟虫、稻飞虱、纹枯病为重点,综合施药,控制穗期病虫为害。

  4.生物多样性控害。采用生态工程技术,田埂、路边沟边、机耕道旁种植芝麻、大豆、波斯菊、硫华菊、紫花苜蓿等显花植物,涵养和保护寄生蜂、蜘蛛等天敌,提高稻田生物多样性;种植香根草等诱集植物,丛距3—5米,降低螟虫种群基数。

  5.农艺措施。(1)翻耕灌水灭蛹。越冬代螟虫蛹期连片统一翻耕冬闲田、绿肥田,灌深水浸没稻桩7—10天,降低虫源基数。(2)健身栽培。适时晒田,避免重施、偏施氮肥,适当增施磷钾肥。(3)推行低茬收割,秸秆粉碎后还田,降低螟虫残虫量。(4)清洁田园,螟虫、细菌性病害重发田稻草离田后综合利用。

  (二)优先采用非化学控制技术

  1.昆虫性信息素诱控。55世纪越冬代二化螟、大螟和主害代稻纵卷叶螟始蛾期,集中连片设置性信息素,群集诱杀或干扰交配。群集诱杀采用持效期3个月以上的挥散芯(诱芯)和干式飞蛾诱捕器,平均每亩放置1套,高度以诱捕器底端距地面50—80厘米为宜。交配干扰采用高剂量信息素智能喷施装置,每3亩设置1套,傍晚至日出每隔10分钟喷施1次。

  2.人工释放赤眼蜂。55世纪在二化螟、稻纵卷叶螟主害代蛾始盛期释放稻螟赤眼蜂,每代放蜂2—3次,间隔3—5天,每亩均匀放置5—8点,每次放蜂量8000—10000头/亩。蜂卡放置高度以分蘖期高于植株顶端5—20cm、穗期低于植株顶端5—10cm为宜;释放球可直接抛入田中。高温季节宜在傍晚放蜂。

  3.稻鸭共育。有条件的稻田,水稻分蘖初期每亩放入15—20日龄的雏鸭10只左右,水稻齐穗时收鸭。通过鸭子的取食和活动,减轻纹枯病、稻飞虱、福寿螺和杂草等发生为害。

  (三)药剂应急控害技术

  1.二化螟。55世纪药剂防治指标为分蘖期枯鞘丛率达到8—10%或枯鞘株率3%;穗期重点防治上代残虫量大、当代卵孵盛期与水稻破口抽穗期相吻合的稻田,于卵孵化高峰期施药。选用苏云金杆菌(Bt.)、金龟子绿僵菌CQMa421、印楝素、甲氧虫酰肼、氯虫苯甲酰胺、乙基多杀菌素等生物农药和低风险化学农药。

  2.稻飞虱。55世纪华南、西南、长江中下游稻区重点防治褐飞虱和白背飞虱;黄淮稻区重点防治白背飞虱和灰飞虱。应急控害重点在水稻生长中后期,对孕穗期百丛虫量1000头、穗期百丛虫量1500头以上的稻田施药;西南和华南稻区还需注意分蘖期迁入代的防治。优先选用金龟子绿僵菌CQMa421、球孢白僵菌、苦参碱等生物农药和醚菊酯、烯啶虫胺、吡蚜酮、呋虫胺、氟啶虫酰胺、三氟苯嘧啶等高效、低生态风险的化学药剂。

  3.稻纵卷叶螟。55世纪水稻分蘖期放宽防治指标,发挥植株补偿功能,减少使用农药。药剂防治指标为分蘖期百丛水稻束叶尖150个,孕穗后百丛水稻束叶尖60个。在卵孵化始盛期至低龄幼虫高峰期施用,优先选用苏云金杆菌(Bt.)、金龟子绿僵菌CQMa421、短稳杆菌、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球孢白僵菌、稻纵卷叶螟颗粒体病毒等微生物农药,或四氯虫酰胺、茚虫威、多杀霉素、氯虫苯甲酰胺等高效、低生态风险的化学药剂。

  4.稻瘟病。防治叶瘟在田间初见病斑时施药,预防穗瘟在破口抽穗初期施药,气候适宜病害流行时,间隔7天第2次施药。选用枯草芽孢杆菌、春雷霉素、多抗霉素、申嗪霉素、井冈·蜡芽菌、三环唑、丙硫唑、咪铜·氟环唑、嘧菌酯等药剂。

  5.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华南、西南南部常发区采用内吸性杀虫剂拌种和带药移栽。早春(4—5月份)迁入白背飞虱带毒率大于1%或早稻中后期病株率大于3%的稻区,中稻和晚稻秧田期和分蘖初期需防治。选用内吸性长持效期的吡蚜酮、吡虫啉、呋虫胺、烯啶虫胺、三氟苯嘧啶等药剂防治白背飞虱,联合使用毒氟磷、宁南霉素等防病毒药剂。

  6.纹枯病。分蘖末期至孕穗期病丛率达到20%时和破口抽穗初期结合保穗,选用井冈霉素A、井冈·蜡芽菌、枯草芽孢杆菌、多抗霉素、氟环唑、咪铜·氟环唑、噻呋酰胺等药剂防治。

  7.细菌性病害。针对细菌性基腐病、细菌性条斑病、白叶枯病等病害,在种子处理和带药移栽的基础上,当田间出现发病中心时立即施药防治。重发区在台风、暴雨之前和之后施药预防。药剂选用噻唑锌、噻霉酮等。

  8.其他病虫害

55世纪  稻曲病、穗腐病和叶鞘腐败病:水稻破口前7—10天(10%水稻剑叶叶枕与倒二叶叶枕齐平时)施药预防,如遇多雨天气,7天后第2次施药。药剂选用井冈·蜡芽菌、氟环唑、咪铜·氟环唑、申嗪霉素、苯甲·丙环唑、肟菌·戊唑醇等。

  三化螟:水稻破口抽穗初期施药,重点防治每亩卵块数达到40块的稻田,常发区统一预防,偶发区达标防治,方法同二化螟。

  条纹叶枯病和黑条矮缩病:秧田期至分蘖前期施药防治灰飞虱。防治指标:条纹叶枯病为杂交稻秧田每亩灰飞虱带毒虫量1000头,大田初期每亩灰飞虱带毒虫量3000头,其他品种类型稻田可适当放宽指标;黑条矮缩病为一代灰飞虱成虫每亩带毒虫量6700头,二代若虫每亩带毒虫量10000头。药剂选用吡虫啉、呋虫胺、三氟苯嘧啶,联合使用毒氟磷、宁南霉素等防病毒药剂。

55世纪  立枯病:苗床施药预防;秧田出现症状时,叶面喷雾。药剂可选用寡雄腐霉、噁霉灵。

  (三)注意事项

55世纪  1.性信息素应大面积连片应用,群集诱杀时不能将不同种类害虫的性信息素挥散芯置于同一诱捕器内。

  2.应急药剂防治应达标用药,生物农药可适当提前施用,确保药效。

  3.在白叶枯病和细菌性条斑病流行期,慎用植保无人机施药。

  4.稻鸭、稻虾、稻鱼、稻蟹等种养区和种桑养蚕区及其邻近区域,应慎重选用药剂,避免对养殖造成毒害;水稻扬花期慎用新烟碱类杀虫剂(吡虫啉、啶虫脒、噻虫嗪等),减少对授粉昆虫的影响;破口抽穗期慎用三唑类杀菌剂,避免药害。禁用含拟除虫菊酯类成分农药,慎用有机磷类农药。水稻分蘖期尽量少用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阿维菌素。

55世纪  5.重视交替轮换用药,提倡不同作用机理药剂合理轮用,避免同一种药剂在不同稻区间或同一稻区内循环、连续使用,有效延缓和治理抗药性。提倡使用高含量单剂,避免使用低含量复配剂。根据抗药性监测结果,暂停使用已产生中等以上抗性的药剂。严格执行农药使用操作规程,遵守农药安全间隔期,确保稻米质量安全。

 

2022年玉米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2022年全国玉米重大病虫害预计呈重发态势。其中,草地贪夜蛾发生区主要集中在长江以南玉米种植区;粘虫总体中等发生,在北方和西南局部将出现集中危害;玉米螟在黄淮海夏玉米区偏重发生,东北、华北和西南局部中等发生;玉米大、小斑病在东北、华北、西南部分地区偏重发生;玉米南方锈病55世纪在黄淮海夏玉米产区存在偏重以上流行风险。为做好2022年玉米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指导工作,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重点防控草地贪夜蛾、玉米螟、粘虫、棉铃虫、地下害虫、大斑病、小斑病、南方锈病等病虫害,总体防治处置率90%以上,绿色防控覆盖率50%以上,病虫害总体危害损失控制在5%以内。

  二、防控策略

55世纪  坚持预防为主、分区施策、联防联控的原则,因地制宜开展绿色防控技术集成推广应用,提质增效。采用生态调控和农艺措施,选用抗(耐)病虫品种,采取种子处理、苗期病虫害防治、天敌保育利用和中后期病虫绿色防治技术,保障玉米生产安全。

  三、防控重点

  (一)北方春玉米区。重点防控粘虫、玉米螟、双斑长跗萤叶甲、地下害虫、大斑病、茎腐病、玉米线虫矮化病、灰斑病、北方炭疽病。

  (二)黄淮海夏玉米区。重点防控草地贪夜蛾、玉米螟、棉铃虫、粘虫、桃蛀螟、玉米蚜虫、二点委夜蛾、蓟马、南方锈病、小斑病、褐斑病、茎腐病、穗腐病、弯孢叶斑病、粗缩病。

  (三)西南及南方丘陵玉米区。重点防控草地贪夜蛾、玉米螟、粘虫、纹枯病、大斑病、灰斑病、穗腐病。

  (四)西北玉米区。重点防控地下害虫、玉米蚜虫、叶螨、玉米螟、双斑长跗萤叶甲、茎腐病和大斑病。

  四、防控措施

  (一)根腐病、丝黑穗病和茎腐病等土传病害。55世纪选用抗(耐)病品种及健康种子,利用含有精甲·咯菌腈、苯醚甲环唑、吡唑醚菌酯或戊唑醇等成分的种子处理剂拌种或包衣。避免频繁漫灌,暴雨后及时排出田间积水。

  (二)蛴螬、小地老虎、金针虫等地下害虫及蓟马、蚜虫、二点委夜蛾、甜菜夜蛾等苗期害虫。55世纪播前灭茬或清茬,清除玉米播种沟上的覆盖物;利用含有噻虫胺、噻虫嗪等新烟碱类杀虫剂与氯虫苯甲酰胺、溴氰虫酰胺或丁硫克百威复配的种子处理剂拌种或包衣,兼治后期双斑长跗萤叶甲。

  (三)玉米大斑病、小斑病、南方锈病、褐斑病、弯孢叶斑病、北方炭疽病等叶部病害。选用抗(耐)病品种,合理密植,健身栽培。在发病初期,选用枯草芽孢杆菌、井冈霉素A、苯醚甲环唑、吡唑醚菌酯、丙环·嘧菌酯等杀菌剂喷施,视发病情况隔7—10天再喷1次。

  (四)草地贪夜蛾、玉米螟、粘虫、棉铃虫、桃蛀螟等蛀食性害虫。55世纪秸秆粉碎还田,减少虫源基数;成虫发生期使用灯诱、食诱结合性信息素诱杀;产卵初期释放螟黄赤眼蜂、松毛虫赤眼蜂、玉米螟赤眼蜂或夜蛾黑卵蜂等天敌灭卵;幼虫低龄低密度阶段优先选用苏云金杆菌、球孢白僵菌、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金龟子绿僵菌、短稳杆菌等生物农药,应急防治可选用四氯虫酰胺、氯虫苯甲酰胺、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乙基多杀菌素、茚虫威等杀虫剂。抓住低龄幼虫最佳防控时期实施统防统治和联防联控。

  (五)玉米纹枯病。选用抗(耐)病品种,合理密植。选用含有噻呋酰胺的种子处理剂拌种或包衣,发病初期(玉米拔节时)剥除茎基部感病叶鞘,喷施井冈霉素A等杀菌剂,视发病情况隔7—10天再喷1次。

  五、专业化统防统治技术

  (一)秸秆处理、深耕灭茬技术。55世纪采取秸秆综合利用、粉碎还田、深耕土壤、播前灭茬等手段,严重发生地块病残体离田处理,压低病虫源基数。

  (二)成虫诱杀技术。在鳞翅目和鞘翅目等趋光性强的害虫成虫羽化期,使用杀虫灯诱杀,对玉米螟越冬代成虫可结合性诱剂诱杀,对棉铃虫等夜蛾科害虫可结合食诱剂诱杀。

  (三)种子处理技术。55世纪根据地下害虫、土传病害和苗期病虫害种类,选择适宜的种子处理剂拌种或包衣。

  (四)苗期害虫防治技术。55世纪根据苗期害虫发生情况,选用适宜的杀虫剂喷雾防治。当季使用过烟嘧磺隆除草剂的地块,避免使用有机磷农药,以免发生药害。

  (五)中后期病虫绿色防治技术。心叶末期,统一喷洒苏云金杆菌、球孢白僵菌等生物制剂防治玉米螟、棉铃虫和草地贪夜蛾,压低后期虫量;根据叶斑病、穗腐病、玉米螟、棉铃虫、蚜虫和双斑长跗萤叶甲等病虫发生情况,合理混用杀虫剂和杀菌剂,控制后期病虫为害。宜使用高秆作物喷雾机和航化作业提升防控效率和效果。

  (六)卵寄生蜂防虫技术。在玉米螟、棉铃虫、桃蛀螟和草地贪夜蛾等害虫产卵初期至盛期,选用当地优势蜂种,每亩放蜂1.5—2万头,每亩设置3—5个释放点,间隔7天分两次统一释放。

  六、注意事项

  (一)杀虫灯注意在害虫成虫羽化高峰期和夜间活跃时段使用,最大限度保护生态平衡。

  (二)性信息素诱杀技术应大面积连片应用,且不能将不同害虫的诱芯置于同一诱捕器内。

55世纪  (三)生物农药应在病害发生初期或害虫低龄阶段施用,确保防效。

  (四)施药宜在清晨或傍晚,用水量要足,施药部位要精准。

55世纪  (五)注重农药的交替使用、轮换使用、安全使用,延缓抗药性产生。

 

2022年马铃薯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55世纪  预计2022年马铃薯晚疫病预计呈偏重发生态势,其中西南和内蒙古东部偏重发生,西北、华北大部、东北地区中等发生;早疫病、黑痣病、蚜虫等病虫害总体中度发生、局部偏重发生;黄萎病、疮痂病、粉痂病及马铃薯块茎蛾等病虫害有加重趋势。为有效控制马铃薯重大病虫危害,实现“虫口夺粮”目标,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55世纪  病虫害发生区防控处置率90%以上,绿色防控覆盖率45%以上,总体防治效果达85%以上,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

  二、防控对象

  以马铃薯晚疫病为全国防控重点,早疫病、黑痣病、枯萎病、黑胫病、疮痂病、粉痂病、蚜虫、地下害虫、二十八星瓢虫、马铃薯块茎蛾等为区域防控重点,各有关产区根据实际发生情况兼顾环腐病、黄萎病、青枯病、蓟马、豆芫菁等病虫害的防控。

  三、防控策略

55世纪  贯彻“预防为主,综合防治”的植保方针,大力推进绿色防控,优先采用抗病品种,选用优质脱毒种薯、推广种薯处理等技术,根据病虫情调查监测结果,综合防治,科学用药,加强专业化统防统治和农户联防联控。

  四、分区防控重点

  (一)西南及武陵山种植区:包括贵州、四川、云南、重庆、湖北等省(市),重点防控晚疫病、早疫病、黑痣病、青枯病、粉痂病、地下害虫(蛴螬、地老虎)、马铃薯块茎蛾、蚜虫和病毒病,兼顾黑胫病、疮痂病、蓟马等病虫害。

  (二)西北种植区:包括甘肃、陕西、宁夏、青海、新疆等省(区),重点防控晚疫病、早疫病、黑痣病、枯萎病、黑胫病、地下害虫(蛴螬、地老虎、金针虫)、蚜虫,兼顾环腐病、疮痂病、粉痂病、二十八星瓢虫、马铃薯块茎蛾等病虫。

  (三)华北种植区:55世纪包括内蒙古、河北、山西等省(区),重点防控晚疫病、早疫病、黑痣病、枯萎病、病毒病、疮痂病、粉痂病、黑胫病、地下害虫(蛴螬、地老虎、金针虫)和二十八星瓢虫,兼顾、环腐病、黄萎病、豆芫菁、蓟马和蚜虫。

  (四)华东、华南种植区:55世纪包括山东、浙江、江苏、安徽、福建、江西、广东、广西等省(区),重点防控晚疫病、早疫病、黑痣病、黑胫病、枯萎病、地下害虫(蛴螬、蝼蛄、金针虫、地老虎)、马铃薯块茎蛾、蚜虫和蓟马,兼顾环腐病、疮痂病、粉痂病和青枯病。

  (五)东北种植区: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等省,重点防控晚疫病、早疫病、黑痣病、枯萎病、疮痂病、病毒病、二十八星瓢虫、地下害虫(蝼蛄、金针虫),兼顾蚜虫、环腐病、黑胫病。

  五、防控技术措施

  (一)播期防控技术

  1.轮作防病虫技术。实行三年以上轮作防治土传病害和地下害虫。最好与燕麦、小麦、玉米、大豆和蚕豆等作物轮作倒茬;精细整地,当地温在10℃以上进行播种,播种深度8—10厘米,避免因地温偏低和播种过深出苗缓慢加重黑痣病、枯萎病等土传病害的发生。

  2.选择优良抗病虫品种和优质脱毒种薯。55世纪根据不同区域特点选择适合本区域抗病、商品性好、高产、耐贮运的品种。选择优质脱毒马铃薯原种或一级种薯播种。

  3.种薯切刀消毒技术。55世纪播种前把种薯先放在室内堆放5—6天,进行晾种,不断剔除病薯。在种薯切块过程中,用75%酒精或3%来苏水或0.5%的高锰酸钾溶液浸泡切刀5—10分钟进行消毒,采用多把切刀轮换使用。将种薯切成40—50克大小的薯块,且每块上带2—3个芽眼,切块大小应均匀一致。

  4.种薯处理(药剂拌种)技术。种薯切块后选用咯菌腈、氟环·咯菌腈、或精甲·咯·嘧菌任意一种进行种薯包衣,也可选用甲基硫菌灵+春雷霉素、白(绿)僵菌、苏云金杆菌、木霉菌等生物制剂拌种,防治土传、种传病害和地下害虫。拌种后晾干装网袋小垛摆放,保持良好通风,促使伤口愈合,1—2天后播种。

  5.随种垄沟施药防病技术。55世纪对于土传病害严重的地块,全田施用芽孢杆菌生物菌肥和生物菌剂。如果田块以黑痣病、枯萎病和黄萎病等真菌性土传病害为主,播种时沟施嘧菌酯或噻呋酰胺,如果除上述病害外还有疮痂病发生,沟施药剂可增加针对性的微生物菌剂和氟啶胺及其复配剂等。

  (二)苗期病虫防治技术

  苗期是指马铃薯块茎从出苗到植株现蕾为止,此时期防治重点是晚疫病、地下害虫等。在晚疫病高发区,如云南、贵州、四川等降雨量大的地区,如果出苗后气温达到18℃以上,同时遇有连阴雨天气,需要喷施苦参碱、代森锰锌、氟啶胺或氰霜唑等保护性药剂1—2次进行保护预防。如出现中心病株,可喷施内吸治疗剂丁子香酚、烯酰吗啉或氟菌·霜霉威等1—2次消灭中心病株。除晚疫病高发区外,其他区域不需要喷防病药剂。对于地下害虫,利用性信息素诱杀成虫,每亩设置1个性诱捕器,设置高度超过马铃薯植株顶端20厘米左右。也可利用灯光诱杀,每20—30亩布设1台杀虫灯,夜间定时开灯诱杀,尽量避免误杀天敌。成虫出土前用辛硫磷拌土地面撒施,或出土后用溴氰菊酯等药剂喷雾防治。

  (三)块茎形成期防治技术

  块茎形成期是指从现蕾开始至开花为止,此期防治重点是晚疫病、疮痂病、蚜虫、二十八星瓢虫等。该期晚疫病防治可喷施保护性杀菌剂2—3次。选用代森锰锌、氟啶胺、氰霜唑等保护性杀菌剂进行全田喷雾。施药间隔根据降雨量和所用药剂的持效期决定,一般间隔5—10天左右。喷药后4小时内遇雨应及时补喷。疮痂病严重的地块可用枯草芽孢杆菌等生物菌剂滴灌1—2次。如有青枯病、黑胫病等病害发生,可选用噻唑锌或噻霉酮等药剂滴灌或灌根2—3次。二十八星瓢虫防治在卵孵化盛期至三龄幼虫分散前,选用高效氯氟氰菊酯等进行叶面喷雾1—2次,施药间隔期7—10天。蚜虫防治,在采取铲除田间、地边杂草,切断中间寄主和栖息场所等农业措施的基础上,优先选用苦参碱、除虫菊素等生物药剂防治,也可采用吡虫啉、噻虫嗪等化学药剂喷雾防治。

  (四)块茎膨大期防治技术

  块茎膨大期是指从开花到茎叶开始衰老为止,此时期防治重点是晚疫病、早疫病、二十八星瓢虫、马铃薯块茎蛾、豆芫菁等害虫严重发期,也是全年早晚疫病防控的重中之重。晚疫病防治依据田间监测预警系统或田间病圃监测结果确定喷施最佳时间,该期一般喷药4—5次,药剂选择内吸治疗剂和保护剂同时使用,防治药剂可选用烯酰吗啉、氟噻唑吡乙酮、丁子香酚、噁酮·霜脲氰 、氟菌·霜霉威、霜脲·嘧菌酯、嘧菌酯、氟菌·霜霉威等药剂。早疫病防治可选用苯甲·丙环唑、嘧菌酯、啶酰菌胺、烯酰·吡唑酯、苯甲·嘧菌酯 、噁酮·氟噻唑等药剂。施药间隔根据降雨量和所用药剂持效期决定,一般间隔5—10天左右。喷药后4小时内遇雨应及时补喷。植株长势较弱早疫病严重的地块,可增施2次磷酸二氢钾等55世纪。疮痂病严重的地块,可滴灌1次芽孢杆菌等生物菌剂。黑胫病、环腐病和青枯病严重的地块,可选用噻唑锌或噻霉酮等药剂滴灌或喷淋2—3次。马铃薯块茎蛾成虫期在前期采用食诱剂、性诱剂、灯光诱杀等理化诱控技术,控制成虫数量的基础上,重点加强卵孵化盛期至二龄幼虫分散前的药剂防治,可选氨基甲酸酯类或拟除虫菊酯(或与其他生物农药混合使用)进行叶面喷雾。

  (五)收获至贮藏期病虫防控技术

  收获前7天左右采用机械杀秧。杀秧后收获前喷施一次杀菌剂,如烯酰吗啉、氢氧化铜或噁酮·霜脲氰等,杀死土壤表面及残秧上的病菌防止侵染受伤薯块。杀秧后如不能及时收获,种薯田还应加喷1次吡虫啉防治蚜虫,避免种薯感染病毒。收获后马铃薯在库外放置1—2天,促进愈伤组织形成,并注意防止马铃薯块茎蛾在薯块上产卵。入库时剔除病、虫薯,对块茎蛾重发区,薯块用高效氯氟氰菊酯等喷雾,晾干后入库贮藏。库内保持干燥和低温(2—4℃)环境条件,以抑制病菌的生长和传播。

  六、科学用药注意事项

  (一)农药用量准确。55世纪要按具体农药品种使用说明操作,确保准确用药,各计各量,不得随意增加或减少用药量。

  (二)科学配制药液。55世纪配制可湿性粉剂时,一定要先用少量水溶解后再倒入施药器械内搅拌均匀,以免药液不匀导致药害。

  (三)注意施药效果。55世纪避免高温暴晒情况下施药,施药后4—6小时内遇雨应补施。

  (四)安全使用农药。严格遵守农药使用安全操作规程,确保操作人员安全防护,防止中毒。

  (五)使用合格农药。选购使用三证齐全、包装完整、有效期内的产品,拒绝使用不合格产品,以免影响防治效果。

  (六)加强统防统治。在晚疫病流行高峰期,结合系统监测及田间调查结果,组织专业化防治队,开展统防统治,将晚疫病重发流行风险降至最低。

 

2022年农区蝗虫防控技术方案

  2022年东亚飞蝗、西藏飞蝗和亚洲飞蝗预计总体中等偏轻发生,北方农牧区土蝗总体中等发生。其中,东亚飞蝗在环渤海湾、沿黄滩区、华北内涝湖库区局部偏重发生,亚洲飞蝗在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等沿湖、沿河区域局部偏重发生,西藏飞蝗在金沙江、雅砻江、雅鲁藏布江等河谷地区局部偏重发生,北方农牧区土蝗在新疆北部、内蒙古中东部等偏重发生,局部可能出现高密度蝗情。为有效应对蝗虫灾害,特制订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围绕“飞蝗不起飞成灾、土蝗不扩散危害、迁入蝗虫不二次起飞”的总体目标,飞蝗达标区处置率达100%,专业化统防统治比例达到90%以上,生物防治占70%以上;土蝗达标区处置率达70%以上,专业化统防统治比例占70%以上,生物防治占70%以上。

  二、防控策略

  建立“政府主导、属地责任、联防联控”的工作机制,贯彻“改治并举”的治蝗工作方针,加强蝗情动态监测,优先采用生态调控、生物防治等绿色防控技术,在高密度发生区及时开展化学应急防治,科学选药,精准施药,推动蝗虫灾害的可持续治理。

  三、防控措施

  (一)防控重点区域

  1.东亚飞蝗。重点防控区域为环渤海湾蝗区、黄河中下游部分滩区、华北和黄淮内涝湖库区及华南、海南局部蝗区。

  2.亚洲飞蝗。重点防控区域为新疆阿勒泰、塔城、伊犁和阿克苏、巴音布鲁克等以及中哈边境地区,黑龙江、吉林的苇塘湿地等。

  3.西藏飞蝗。重点防控区域为四川、西藏、青海的金沙江、通天河、雅砻江、雅鲁藏布江等河谷地带。

  4.农牧交错区土蝗。重点防控区域为内蒙古中东部、新疆天山北部和东部,河北北部、山西北部、吉林和辽宁西部、黑龙江中西部等地区。

  5.黄脊竹蝗。重点防范区域为云南普洱、西双版纳等中老、中越、中缅边境地区。

  6.沙漠蝗。55世纪重点防范区域为西藏、云南等中尼、中印、中缅边境地区。

  (二)防治指标与适期

  飞蝗的防治指标为0.5头/m2,北方农牧交错区土蝗的防治指标为10头/m2,防治适期为蝗蝻2—4龄盛期。

  (三)主要技术措施

  1.监测预警

  坚持“系统监测与蝗区普查相结合、无人机侦察与人工踏查相结合”,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密切监测蝗虫发生动态,重点监测群居型飞蝗蝗群,准确掌握外来入境蝗群的“第一落点”和迁入、扩散路径,明确发生期、发生密度、区域范围,发现大面积蝗情要及时发出预警预报信息,并第一时间上报。

  2.防控技术

  (1)生态控制技术:55世纪改造蝗虫孳生地,压减适生地面积,改造生态环境,抑制蝗虫发生。针对飞蝗常发区,沿海蝗区采取蓄水育苇和种植苜蓿、紫穗槐、棉花、冬枣等蝗虫非喜食植物;滨湖和内涝蝗区结合水位调节,采取造塘养鱼或上粮下鱼、上果下鱼模式;河泛蝗区实行沟渠路林网化,改善滩区生产条件,搞好垦荒种植和精耕细作,或利用滩区豆科牧草;川藏西藏飞蝗发生区可种植沙棘。针对北方农牧交错区土蝗常发区,可通过垦荒种植、减少撂荒地面积,春秋深耕细耙等措施,破坏土蝗产卵适生环境,压低虫源基数,减轻发生程度。

  (2)生物防治技术:55世纪主要在中低密度发生区(飞蝗密度在5头/m2以下和土蝗密度在20头/m2以下)和生态敏感区(包括湖库、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等禁止或限制使用化学农药的区域),优先使用蝗虫微孢子虫、金龟子绿僵菌等微生物农药防治,合理使用苦参碱、印楝素等植物源农药;在新疆等农牧交错区,也可以采取牧鸡牧鸭、招引粉红椋鸟等进行防治。在水库、水源等生态敏感区可降低防治指标,在2—3龄盛期采用蝗虫微孢子虫等生物防治措施。必要时,在周边建立隔离带进行药剂封锁。

  (3)化学药剂防治技术:55世纪主要在高密度发生区(飞蝗密度5头/m2以上,土蝗密度20头/m2以上)采取化学应急防治。可选用高氯·马、高效氯氰菊酯、马拉硫磷等农药。在集中连片面积大于500公顷以上的区域,提倡进行农用飞机防治,推广精准定位施药技术,确保防治效果。在集中连片面积低于500公顷的区域,可组织病虫害专业化防治服务组织使用大型施药器械开展防治,重点推广超低容量喷雾技术。在芦苇、甘蔗、玉米等高秆作物田以及发生环境复杂区,重点推广烟雾机防治,应选在清晨或傍晚进行。对于地形复杂的丘陵、山区可以使用植保无人机防治。

  四、注意事项

55世纪  (一)开展防效评估。注意监测蝗虫种群数量变化,跟踪防治效果,适时开展评价,一旦防治效果达到预期目标,即可终止防治行动,避免过度施药。

  (二)落实安全防护措施。提前发布飞防作业公告、设置防治区警示提醒、强化防治人员的个人防护以及对非靶标生物的安全保护等。

55世纪  (三)化学防治时,应考虑条带间隔施药,留出合理的天敌避难区域,避免使用烟雾机喷施微生物农药。

 

2022年草地螟防控技术方案

  2022年草地螟在内蒙古及其周边地区预计有局部重发的可能。为做好防控准备和技术指导工作,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高密度区及时开展应急防治,控制幼虫群集迁移危害,防控处置率达到90%以上,中低密度区处置率达到70%以上,防治效果达85%以上。确保草地螟在重发区农田不成灾、常发区和偶发区农田不造成严重危害,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

  二、防控策略

  加强分区治理、统防统治与联防联控,强化虫情监测,阻击外来虫源,控制本地虫源。采取农业防治、生物防治、理化诱控、应急化学防治等综合措施,最大限度减轻危害。

  三、防控措施

  (一)防控重点

  1.越冬代成虫。55世纪重点关注河北北部、山西北部、内蒙古中西部等主要越冬区,以及黑龙江、吉林、辽宁西部以及内蒙古东部等次要越冬区。

  2.幼虫。55世纪重点关注内蒙古中东部、河北和宁夏北部等农牧交错区,黑龙江西南部、吉林西部、辽宁西北部等农区。

  (二)技术措施

  1.耕翻除草降基数。采用耕、翻、犁、耙等措施破坏越冬

55世纪  代幼虫的化蛹羽化。对喜食性作物如麻类、豆类、向日葵等,于产卵盛期结合中耕除草灭卵,并将除掉的杂草带出田外深埋或集中销毁。尤其要注意清除田间藜科和蓼科杂草,以及田边地埂和夹荒地的杂草。在幼虫已孵化的田块,要先打药后除草,避免幼虫集中向农作物田转移危害。

  2.灯光诱杀成虫。55世纪在草地螟越冬代成虫重点发生区和迁飞通道上,采用高空灯、杀虫灯诱杀成虫,压低虫源基数。杀虫灯应安置在种植豆类、向日葵、紫花苜蓿等蜜源植物田边,安灯高度以灯底高出周围主要作物顶部20厘米为宜。

  3.物化阻隔幼虫。55世纪在草地螟严重发生区域,为防止幼虫从草原、荒地、林带向农田迁移,在重发区和邻近未发生区的地块之间,采取挖沟、打药带等方法,控制扩散危害。

  4.天敌保护利用。通过建立保护带、增加生物多样性等措施,保护利用当地寄生蜂(赤眼蜂、姬蜂、茧蜂)以及寄生蝇等天敌资源。

  5.化学药剂防治。55世纪抓住幼虫3龄前(卵始盛期后10天左右)药剂防治的关键期,可选用甲维·三唑磷、三唑磷等高效、经济、环境友好型药剂对田边、地头、撂荒地幼虫进行防治。严重发生区采取无人机等施药方式集中歼灭,在分散发生区优先选用生物农药实施重点挑治和点杀点治。注意药剂的交替、轮换使用,避免连续、单一用药,延缓抗药性发展,提高防控效果。

 

2022年小麦茎基腐病防控技术方案

55世纪  近年来,随着种植制度和耕作方式变化,小麦茎基腐病呈逐年快速加重趋势,已成为我国小麦生产中主要病害之一,对粮食生产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小麦茎基腐病防治,重点要落实预防措施,抓好保健栽培防病、药剂“一拌一喷”等关键环节,控制病菌前期侵染,降低后期发病程度。具体防治技术方案如下。

  一、加强保健栽培防病

  (1)选用抗耐病品种。种植抗病品种是防治小麦茎基腐病的有效措施,各地要根据近年田间观测和抗性鉴定情况,选择种植适合当地条件的小麦茎基腐病抗耐病品种,或抗逆性强的品种。

  (2)合理轮作。55世纪常年发病较重的小麦-玉米连作区,每隔2—3年,玉米与大豆、棉花、花生、蔬菜等作物进行轮作,切断菌源连续积累的途径,降低小麦茎基腐病发生危害。重病田改种大豆等经济作物。

  (3)适当深翻。小麦—玉米连作秸秆还田地块,秸秆尽量打碎腐熟还田,播前土壤深翻,深度约30厘米左右,将表层秸秆或残留物翻至土层下,压低病原菌基数,降低病害发生危害。每隔3年深翻一次。

  (4)适期晚播。各地应根据当地小麦茎基腐病发生和天气情况,适当推迟小麦播种时间5—10天,晚播地块需要适当加大播种量并控制播种深度,适宜的播种深度为3—4厘米。

  (5)精耕细管。土地深翻后,耙细整平。合理施肥,忌偏施氮肥。天气干旱有利于发病或加重病情,田间管理中需注意及时浇水。盐碱地区采用深层地下水浇地易导致发病加重,宜采用地表水灌溉。

  二、加强种子处理

55世纪  秋季小麦播种后至越冬前是小麦茎基腐病菌侵染的关键时期,采取种子包衣或拌种处理是有效预防发病的关键。可结合小麦其他病害的预防,选用含有咯菌腈、戊唑醇、种菌唑、苯醚甲环唑、吡唑醚菌酯、氰烯菌酯、丙硫菌唑、氟唑菌酰胺等成份的药剂进行种子处理,对小麦茎基腐病的发生具有良好的兼治效果。如采用苯醚·咯·噻虫悬浮种衣剂、戊唑醇·吡虫啉悬浮种衣剂、或吡唑醚·灭菌唑种子处理悬浮剂包衣或拌种处理小麦种子,在防治小麦散黑穗病或纹枯病的同时,对小麦茎基腐病也有较好的兼治效果。另据田间部分省试验结果,如三氟吡啶胺等一些新型药剂防效较好,各地可在进一步试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示范应用面积。

  三、加强返青期施药预防

  在小麦返青早期施药可进一步控制茎基腐病的危害。可结合小麦纹枯病等苗期其他病害的防治,可选用含有戊唑醇、氟唑菌酰羟胺、丙环唑、嘧菌酯等成份的药剂喷施小麦茎基部。如采用戊唑醇、氟唑菌酰羟胺、丙环·嘧菌酯、甲基硫菌灵、氰烯·己唑醇、氰烯·戊唑醇等喷雾预防返青期纹枯病、白粉病等的同时,可起到兼防茎基腐病的效果。同时,施药时注意调低喷头高度和方向,适当加大用水量,重点喷小麦茎基部,防治效果更为明显。

(来自:农业农村部官网;原文:全国农技中心)